我們離新冠肺炎疫苗又近一步-摸奶门图片

我們離新冠肺炎疫苗又近一步 • 

我們離新冠肺炎疫苗又近一步

原標題:我們離新冠肺炎疫苗又近一步

我們離新冠肺炎疫苗又近一步

毒株有助C疫苗和藥品研發“分離出病毒毒株,意味著我們已經擁有了疫苗的種子株。用其製作疫苗株並通過檢測後,就可以製備疫苗。”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說,病毒毒株為疫苗研製、抗病毒藥物的篩選以及快速檢測試劑的研發等奠定了基礎。

以傳統的滅活疫苗為例,趙衛解釋,是將新冠病毒大量培養後,進行滅活但盡可能保留抗原性,再純化製備成疫苗,如果疫苗進入健康人體內,可激發免疫系統產生出針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就可以預防這種疾病了。“但現實中,往往會出現疫苗誘導機體免疫力不夠充分,不能起到保護人體的作用,這也是疫苗研發的難點之一。”趙衛說。

“組織細胞培養法就是把含有病毒的樣本材料接種到不同的細胞中,如肌肉、肝臟、肺的細胞等,不同病毒的細胞嗜性不同,即病毒對不同細胞的感染能力和效率有很大的差異,比如新冠病毒主要感染和破壞肺細胞,這有助於研究病毒的致病機理。”趙衛說,這一方法可以採用包括人體細胞在內的多種細胞,簡便易行,安全性相對較高,是目前最常用的病毒分離培養方法。

趙衛強調,不是隨便一個實驗室都具有分離培養新型冠狀病毒的資質,要有這個資質,至少要有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而且實驗室人員資質、工作流程、污染物的處理都要通過嚴格的審核,同時對於每一種高致病性病毒分離培養活動,都要專門向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提出申請,經過審核批准後才能開展特定的分離和培養活動。而且實驗活動結束後,按照國家規定,要對實驗材料進行封閉、上交等,以防泄露。

分離毒株A有三條途徑“簡單說,毒株就是從含有病毒的樣本中分離,然後在實驗室條件下培養出來的病毒。”20日,南方醫科大學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趙衛教授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趙衛介紹,以新型冠狀病毒為例,樣本一般是從新冠肺炎病人肺泡灌洗液或痰液等樣本中提取的,因為其主要侵害人體的呼吸器官,致使下呼吸道和肺泡中病毒含量比較高,所以樣本來源優先選取這些部位。這些樣本成分非常複雜,除了含有新型冠狀病毒,還有很多其他的微生物。要研究新冠病毒的生物學特性,就需排除其他雜質和微生物的污染,對其進行分離、純化,以保證其是新冠病毒的純的培養物。

分離難度B與病毒特性有關“病毒毒株是不是好分離,與病毒本身的特性有關。從報道看,新冠病毒的毒株分離應該不是很困難,比較容易在多種細胞中培養,而且收穫病毒的滴度很高。”趙衛說,以其參與過的SARS冠狀病毒毒株分離為例,由於SARS冠狀病毒對多種細胞敏感,把病毒樣本接種到細胞之後,病毒在細胞里能很快生長,可迅速獲得大量的病毒顆粒。

談及病毒毒株具體是如何分離的,趙衛表示,一般來講,分離病毒毒株有組織細胞培養法、動物接種和雞胚接種三種方式。動物接種方式是指把病毒接種到動物體內,如小鼠腦內,可根據動物細胞的敏感性選擇不同的接種部位,但小鼠是活的動物,會抓傷、咬傷操作者;而雞胚接種可以培養的病毒種類相對較少。所以這兩種方式一般不是最優和首要之選。

確實,成功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毒株的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所所長張嚴峻介紹,他們從病人痰液標本裡面,把新型冠狀病毒毒株處理了以後,接種到相應的細胞里,讓這個病毒在細胞里能夠生長。兩天后,實驗人員對培養物進行鑒定,病毒已經在細胞里增殖,說明這個病毒培養分離已經成功了。“一個有資質的、高潔凈度、無污染的實驗室和保證安全的標準操作程序是整個分離培養流程的關鍵點。”趙衛表示,在病毒毒株分離過程中要保證絕對的無菌環境操作,排除各種雜菌和其他微生物的污染。

病毒毒株為疫苗研製、抗病毒藥物的篩選以及快速檢測試劑的研發等奠定了基礎。近日,安徽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應用宏轉錄組基因測序新冠肺炎病例樣本,順利分離到2株新冠病毒毒株。這是繼廣東、上海、浙江、北京、湖北之後,第六家分離出新冠病毒毒株的省級疾控中心。這無疑又是一個好消息。但很多普通民眾也許不明就里,病毒毒株具體是如何分離的,為什麼多地疾控部門都要做此項工作,分離出病毒毒株又意味著什麼呢?

趙衛表示,分離出病毒毒株,也就是獲得了新冠病毒的純的培養物,可以用於瞭解病毒的致病機理,如病毒是通過什麼樣的途徑侵入到人體當中,在人體細胞中是怎樣繁殖的、不同部位細胞的感染效率差異、產生細胞因子風暴的詳細機制和干預手段等。

“一般來講,只有當傳染病患者有一些特別之處,比如有些人癥狀特別重,才需要把其體內病毒分離出來與其他病毒株做比較,以瞭解導致重症的原因,否則就沒有必要分離那麼多病毒株。”至於不同地方都在做這項工作的原因,趙衛解釋,病毒毒株生物學特性除了和時間有關,也就是說病毒在不同傳播時期可能會發生變異外,病毒流行還有一定的地域性。

確實,張嚴峻表示,分離得到病毒毒株對疫情的預防、控制以及病人的治療都有重大意義。第一,有了病毒毒株以後,首先可以研製疫苗,如果疫苗研製成功,相當於徹底降服了這個惡魔;第二,可以做一些藥物的研發,對病人進行治療,作為新的病毒,該病現在還沒有特效藥;而就目前短期意義來說,有了病毒毒株之後,可以研發一些快速診斷的試劑,比如在15分鐘到半個小時內出結果,這樣對醫院的臨床診斷和治療都有極大的幫助,對疫情的控制也有非常大的影響。

我們離新冠肺炎疫苗又近一步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太平公主怎么死的|库鲁伯亚拉洞穴|德国女兵|三星堆遗址|世界十大奢侈品|封门村灵异事件|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世界特种部队排名|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宇宙中最大的黑洞|世界上最小的国家